核雕人

橄榄核雕手艺人

MENU

超实力派小姐姐!玩串16年,爱入骨髓,彻彻底底的包浆控

10年老玩家:1年把手串盘透了!一点儿没吹牛!

玩友@MR.Q 拥有一双老盘羡慕不已的手,倒不是说手型多好,而是油而不汗,太适合盘玩了! “朋友都‘嫌弃’我,因为我盘一年的包浆,比别人盘几年的都漂亮!” “老盘你看,这是我盘了将近1年的小金刚。没上过油,纯手盘的!” 怪不得玩友@MR.Q 的朋友都“嫌弃

今天,铁盘妹很荣幸邀请来了自己超佩服的一位小姐姐@陶金子。文玩若是有江湖,她肯定是江湖中的传奇人物。

玩串16年,手里核桃200多对,都说女孩玩串玩配饰,但是她肯定是包浆实力派,总之,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咖了!文笔也超好!所以接下来几天,我们会邀请@陶金子 跟我们分享超级干货,一起期待吧~

——铁盘妹妹

@陶金子

此刻坐在书桌前,思考着应该怎么与玩友阐述我漫长的16年文玩之路,手中又不自觉的拿起一串小凤眼慢慢的盘着,这似乎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动作。

我生活的地方,床边,工作台,兜里,包里,随时都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串儿或小物件儿,俨然,它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看着文玩杂件从无人问津到极盛时期,再到如今的沉淀下来,自己呢,当过玩家,也当过卖家,当然,玩儿的乐趣更甚。

那么,今儿就和大家聊聊关于我的文玩情结吧!在此过程中,把我的一些小物件儿做个小小的介绍,正确与否?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勿锋芒挑剔,勿锱铢必较。

——陶金子。2020.12.19

缘起

第一次认识并且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串星月,还是在2004年。在一个小杂志社当采编的我因工作需要,与普陀山隐逸庵的佛学专家慧诚法师结识,一见如故。

当时的他认为我与佛有缘,颇有慧根,工作完成离开舟山,开始了与他长达三年的书信往来,此间赠与我数本佛经、佛刊,还有当时仅在寺庙流通的法物——一串108的星月和一条单圈的木患子,试图引领我与佛结缘。无奈当时年少玩心重,对那两条珠子置若罔闻,让它们在抽屉里躺了数年。喏,就是下图中这条,木患子早就找不到了,幸运的是星月还在,辗转多地未曾丢失。

简单介绍一下,这条星月就是现如今玩家们称作“老工艺”的星月念珠。所谓“老工艺”,是80年代末产生,2000年前后消失的一种传统木珠工艺。这种佛珠不作品相参考,有诸多工艺瑕疵。作为佛教用具专供寺庙诵经礼佛使用。但因为陈放近30年之久,很容易包浆上色,珠体手工修型,各有不同又浑然天成,但是缺点是易碎。

2008年去丽江做了一年的客栈掌柜,其间进藏两次,可能真的喜欢上佛珠是在那时。

看到藏民们酥油盘出来的凤眼、孔打的乱七八糟但盘的透红带黑的百香籽,手腕上粗壮红润的鸡血藤,瞬间就被那种自然的、岁月沉淀下来的光泽迷住了。

对,其实细分起来,这么多年,我玩的不是配饰,而是包浆。我是半个文玩迷,却是个彻彻底底的包浆控。

作为一个如今拥有200+对核桃、近百串佛珠的我来说,很少戴珠子作为装饰,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被我一次次的搭配出素雅质朴的样子和玩出浓厚的包浆。仅此而已。

痴迷

就在2008年,我迷上了百香籽和藏式搭配,如此算来,和近几年才开始了解并喜欢百香籽的玩友们来说,我应当算是不折不扣的先驱者。

2011年,我曾吃了一月土,掷“重金”8000块买下一串藏传老紫檀,当时配饰有老雪巴,老天铁,老绿松,老珊瑚,对比现在的物价,应是相当土豪的一串,看见的那刻就再也离不开。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多,竹木牙角菩提子等一系列可包浆的物件儿无一不爱。

记不得有多少个周末是在文玩市场度过的,一个20几岁的女孩子夹杂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对着一串珠子品头论足;一个200多个文玩核桃大群里,孤孤单单的就我一个女孩儿;逛文玩市场遭遇过多少冷遇(大抵是店家认为先搭理中年男人们成交率更高);忍受着家人和身边朋友的不解和调侃……

但无论如何,我好像都在坚持着自己喜欢的事,爱着文玩,给它们包浆,化腐朽为神奇成了我这么多年坚持最久的一件事。

值得

别人是省吃俭用买奢侈品、买衣服,我是省吃俭用买珠子。

就像我家弟弟说:“人家女孩坐我车,掏出来的都是眉笔、粉底,坐副驾驶咔咔补妆,你倒好,唰唰的掏出一把刷子,一对核桃……值得么?”

“值得的。”

有人说,菩提子么,不就是树籽么?每年都有啊,炒作成这个样子还有这么多傻子去买。听到这样的话,我一笑而过,树籽可以种植,可以复制,那陪伴的那些岁月呢?当拿着心爱的珠子时的心安,看着它从平淡无奇变得灼灼生辉,心底里产生出来的那种由衷的喜悦,能被替代与复制么?

看了好多期慢慢盘介绍的玩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喜好与玩法,有自己对文玩的价值估量,有人会为了找回一串盘玩数年的珠子悬赏10000元重金,而丢失的珠子本身价值成本却远远低于这个价格。值得么?值得。

爱就是值得。对人对物皆是如此。无论是当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深感赞同。

我从文玩小白到资深玩家,从未吃过药,原因就是,金钱的价值如能换来心爱之物,哪怕价格不低,但在我承受范围,那么它也是物有所值的。有便宜的啊,不好意思,我不喜欢。

2012年,我迷上了原本完全无感的文玩核桃。而且,以小众品种居多。很多当时很便宜的品种,现在不是被嫁接了就是炒出了天价,个头很小,玩出来完全不是涞水的嫁接核桃可比的。

当时去了百度贴吧,认识了一群现在文玩核桃界的大神人物,整日沉浸在贴吧里不可自拔。当然哈,都是我的老大哥们,还给我起了一个有趣的名字,叫“神手小兔”。

直到现在,玩核桃的一群朋友在微信上联系的时候,还是“小兔”或者“兔姐”的唤我,一个称呼就能回到那段一群人天天想去昌平找昌闷,聚在贴吧合计着出一本真正的《文玩核桃鉴赏》的年代。

感谢文玩,虽然很多人现在都不玩核桃了了,赚钱养孩子,为生活奔忙,也有人当了大商家,各自渐行渐远,但是那段时光很快乐,学到好多东西,不一一点名。我知道也许你们会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那么只想说,小兔一直都爱着昌闷,爱着玲珑,爱着秦岭闷尖,爱着我们一起爱过的一切。从未变过。

干货

故事太长,捡重点的说,给小白玩友一些个人建议,资深玩友自动略过啊。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菩提子是星月、凤眼系列、百香籽这三种,几乎每种工艺每种珠型都玩过。

星月

星月呢,脱脂顺白玩的慢,新手想有成就感的还是选择油性大的原生态比较容易出效果,但是脱脂星月玩出来很美,慢工出细活的道理,男生可以选脱脂顺白,油大好盘。

盘星月从来没有用过什么绿豆搓澡巾,也不会刻意抛光,直接净手开盘。桩型相对喜欢鼓珠,手感顺滑。藏式啊,虽然我胳膊没毛,但是看朋友被夹毛夹的不轻,慎选。

部分核雕师名单

核雕师)职业资格证的名单一直有人问我谁谁是大师,谁谁是不是大师?我真不知谁是大师,也不知大师如何定论;但我知道获得核雕职业资格证的核雕师有那些。获取国家工艺品雕刻工(核雕师)职业资格证的名单 核雕师名单2015年首批参加核雕师技能等级考试通过人员

星月的品质不等于最开始的品相,开始看着好的玩出来不一定好,莫选星空、不压手、连星太过密集、星眼过大的珠子,我个人也不喜欢大留白,找不到几个星眼的那种,开片怎么连出星空图啊?想想就绝望。

凤眼

我手上玩过的最小的凤眼尺寸是10+,再小的话一是太贵,二是从密度品质上比较难以分辨,我认为凤眼成熟度比较高的还是12-14这个尺寸。

盘的话前期是需要打底的,纹路挑干净,手套盘一个月,净手干盘,不要大汗大油,否则玩出来像个黑曜石。

百香籽

百香籽啊,跟我最久的那串12年了,后宫佳丽三千,遗憾未能雨露均沾,看着跟专一玩家玩2年的成色差不多,还是女孩油少啊,热振百香籽确实比其他产区的玩出来更好看,但,现在太少了。

逛淘宝看到很多说是热振籽的百香,90%挂羊头卖狗肉,而且这个籽需有一万分耐心才可以玩出个样子,说它一物一生毫不过分。小白们先玩玩其他的,再来挑战它也不迟。

木串儿

木制佛珠,我偏爱六道木。没有原因,紫檀海黄已经遥不可及,也不想玩什么速生林,六道木产于山西五台山,听起来就殊胜,原木米白,有六道隐隐的线,也有九道木。

据说是藏传格鲁派指定的念珠,传世下来的老六道木藏区也不少,现在做旧的也很多,所以我玩新的,手套盘三个月金黄玻璃光,然后上手就是了。物美价廉还挺独特。

牙角类现在避免杀生,要收就收老的牙头,做个卡子,三通,咒点这些配饰还行,玩的不多了。揉骨如玉,什么东西坚持玩都好看。

杂项

杂件一类,我最喜欢竹、文玩葫芦和橄榄核雕。可以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手把件,老竹笔筒,满钉包挂,实心竹,玩出来都是透红。唯一就是盘玩麻烦,怕脏离不开手套,而且,很难包浆上色。

文玩葫芦里最喜天津八宝、蚂蚁肚,到手先晒它几个月,皮质水份全部蒸发掉更容易出效果,但是尽量别带出去,我今年已经摔了几个蚂蚁肚了,无一不是直接“腰斩”,太心疼。

橄榄核

橄榄核,江浙沪玩家的最爱,舟山核雕村数百家核雕工作室,技艺与价格由低到高,感觉上不封顶了。

一句话,在自己承受范围内选择喜欢的题材和核质,适合自己的尺寸,自己玩不要追求名家作品,真的核雕老大师们现在都不怎么雕了,也许你花了大几万买的就是一串徒弟工,你看的出来么?反正我看不出来。

雕工重要,但是对包浆控的我来说,核质也很重要,老红核最易红,黄胖核最难红,水晶核颜色橙红。

橄榄核脆弱,保养期怕风怕水怕空调怕摔怕装兜里,啥都怕,裂了再修复就不容易了,所以,价格适中的小手工核就行,从素核练手也行,千万别一步到位。

另外,能包浆的我都玩,紫砂壶都没放过,现在手里有七把,有两把没开壶,实在没茶可泡了。

搭配

关于搭配,我的第一要素是,怎么好盘怎么来,先盘,盘好再根据需要和色系慢慢加配饰。

材质软硬要相当,蜜蜡跟金属搭一起,是谁能磨过谁?银配饰尽量只作为背云,除非你不怕把菩提子染黑。

我最喜欢的配饰都是朴素的,花红柳绿不太用主要还是买不起,毕竟盘玩珠子本身对我比较重要。

手工黄金用的好很提气,能自己做配饰最好,我不行。橄榄核和竹的小雕件很好用,百搭百雅,当然,这是我的风格。

挚爱

我呢,为了交更多的文玩朋友,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谈喜欢的话题,摆过地摊卖上千的珠子,当过文玩迷APP的省级大地主,给公众号写过文玩的鉴赏文章,看着当时青涩的年轻人加入文玩事业,越做越好,诸多种种。

从20岁到如今第三轮本命年:文玩无人问津,我爱;文玩炙手可热,我也爱;文玩逐渐落寞,我还是爱。

我奶奶90岁了,边盘着一串小龙纹,边看着我这一堆珠子发愁,担心有天不值钱了砸我手里,让我卖了换黄金,被她紧张的样子逗笑了,砸手里就砸手里呗,从买的那天起,我卖它是为了换更喜欢的珠子,而不是其他什么黄金、钻石、奢侈品,那些俗物能包浆么?能留住岁月么?

图 / 奶奶盘的小桃核手串

我的珠子每一串都是我的故事,我的经历。话虽如此,我这喜新不厌旧的个性,盘出来的东西基本都被跟随多年的老顾客切完了,想找几张诱惑各位的照片都好像有点难,随文附上一些手机存图,姑且那么一看。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依旧怀着对文玩、对菩提、对手作、对素朴最强烈的挚爱,看物件儿在岁月中蜕变,从苍白到惊艳,从暗淡到夺目,无悔初衷。

唯一遗憾的是笨手笨脚,搭配串儿是一个金刚结走天下,没能成为一个自己动手,做出独一无二配饰的手工帝。

庆幸的是,文玩兴衰,与我们这些真爱的人有何关系,爱着的依旧在爱着,不爱的不爱也罢,忘却它的价值,没事,岁月还长,咱们慢慢盘。

本文源自头条号:慢慢盘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绝了!吃剩的杏核,盘了八九年,包浆黑里透红

有一说一,自从入了文玩的坑,除了享受到盘玩的乐趣之外,老盘还挖掘出了许许多多的宝藏玩友,就跟开盲盒一样,你永远也不知道玩友们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这不,这两天老盘发现了一个杏核玩了七八年的玩家@yingkailin ,你说杏核有什么好玩的?哎,这位

© Copyright hediaoren.com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PHP & Yiwuku.com